谢舟觉得他师父这张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怪不得天天在家里蹲着练剑闭关,这种情商出去也不过是挨打的料。

        总而言之,话不投机半句多。

        江倚看他的表情有点奇怪,就举了个例子:“隔壁峰有个元婴期的剑修,不也一个手吗?还不是每天乐呵呵的练剑,也没见这么着。”

        谢舟回忆了一下江倚口中说的那个剑修,然后摇头:“我天天看他夜里哭。”

        江倚十分敏感,听到夜里两个字后表情变了:“你是偷窥狂?”

        谢舟坦然回答:“我只是细心关注着每一位同门。”

        他刚刚来清宗那几个月,比较不习惯。加上他们明月峰也不像别的峰纪律严明,江倚也不是个靠谱的,于是他时常半夜下山去附近的集市里吃宵夜。

        而那个剑修每天晚上不睡觉,可能因为明月峰场面无人的缘故,就爱在他们山脚下哭,并且反反复复倾诉最近几年因为只有一只手而遭受到打击的经历。

        比如宗门内被人恶语相向,又或者找不到道侣恋爱受挫,全都要说上好几遍。

        最终谢舟实在是受不了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