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非迟没有躲避贝尔摩德的注视,考虑了一下,神色依旧平静,“或者趁着工作刚结束的兴奋劲,投入下一项工作?”

        他们前几天都是凌晨一两点才散伙,今晚九点多就收工,而且之后也不用再管人手调度和后勤了,这么轻松又值得高兴的时候,贝尔摩德不觉得他们应该做点什么吗?

        比如,现在就开车去那个程序设计师的住所附近,路上他们把情报捋一遍,先潜入对方家里装装窃听器,再等在对方聚餐回家的路上,他们可以从楼上丢块砖头下去,再联络一下对方,进行‘丧命’恐吓什么的,再让对方去做点违法的事,一步步把人套住……

        这么一来,最多三天,他们就可以让人开始为组织设计程序了。

        虽然在那之后,他们还要确认对方的情况,监视防止对方报警,说不定还要恐吓个一两次,但那些事可以看心情去做,就像老师抽查作业完成情况一样,他们心情好或者不好就去调查一下,如果人有问题,早晚会露出破绽的。

        今晚这么好的刷任务时间,可以趁着干劲把任务刷了,贝尔摩德居然想回去躺平?

        贝尔摩德觉得池非迟似乎是认真的,选择转身就走,“总之,你先把情报发邮件传给我吧,我休息好了会去处理的。”

        池非迟拿出手机,把打包好的资料包发到贝尔摩德邮箱。

        “叮咚!”

        前方,贝尔摩德脚步顿了顿,拿出手机翻盖,低头看到邮件寄件地址来自某拉克之后,没有输入密码打开邮件,‘啪’一下合上手机盖,加快脚步离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