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赤厚和小弟说了一上午的话,中午吃饭的时候倒是没有见到小弟,毕竟曙国对外还是称太子抱恙在身,这边小七也就只能低调行事,免得被有心之人害了。

        等到了晚上,顾赤厚见天色极美,想着老三说过小弟小时候极爱到处玩,还喜欢去后山看风景,这里的风景岂不是比小时候后山的更美?

        想到这里,便当机立断要邀请小弟骑马踏雪,观这草原寥落壮丽的美景,结果刚到王庭王帐外面,却被拦住不让进去。

        “通报一声也不行?”顾赤厚声音洪亮,被拦住后更是差点儿嚷嚷得所有人都知道,“你就进去说一声,问问,要不然本王自己进去!”

        守卫的兵丁着实为难,一直低着头不许,还是帐子里细细簌簌急急忙忙传出来一句话“让王爷进来。”

        顾赤厚这才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暧昧气息,等走了进去,刚撩开帘子,便能看见桌子上的肉粥那是一点儿也没有动过的样子,倒是小弟头发都散开了,正在欲盖弥彰的整理衣襟,瞧见他,面上红晕未消,笑容甜蜜“二哥,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顾赤厚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真真头一回感到自己的多余来,可是转念一想,这两个小年轻凑到一块儿也有十来天了,虽说年轻人体力好,可小七那身板得保养着才能长久,于是硬着头皮走进去,说“啊哈哈,就是咱们兄弟好久没有见面,见今日天色还早,远方风景独特,所以想要带你出去转转。”

        顾宝莛腰酸背痛的,骑马是不可能骑马的,但又不好意思和自己哥哥说自己是被折腾成这样,便在桌子地下踢了薄厌凉一脚。

        薄厌凉体贴的开始帮他揉后腰,说“小七,这样吧,你若想去,你我共乘一马,我从后面扶着你,便不费什么力气。”

        顾宝莛真是扇死薄厌凉的心思都有了,这货绝对是故意的,他想要遮遮掩掩一番,这货偏偏大大方方的给二哥看他们同床实锤,真是尴尬他妈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

        顾宝莛忽地不敢看二哥眼神,顾赤厚也搓了搓手,想了想如果是老四在这里会怎么做,是开口嘱咐这两个年轻人悠着点儿?还是说直接送一套油膏?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