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兮不断的通过语言在对泰坦古兽进行刺激,故意的刁难,讥讽。

        目的很简单,他快速向几位老家伙了解了一下它们说服泰坦古兽的过程。

        他知道它们忽视了一个非常重要,这会儿泰坦古兽没有反应过来,不代表冷静下来不会反应过来的一个重要问题:

        既然它们四这么厉害,又是为了所有的弈兽族做考虑,是它们的计划。

        那直接由它们出面,将整个人族给覆灭了,让这世上不存在人族,只存在弈兽不就好了么。

        没有了人,只有弈兽一个族内,岂不是就不会再有人类对弈兽有所企图,再来打它们注意了。

        就是怕泰坦古兽想明白这些问题,张兮才会故意直接刺激它,不让它冷静下来去思考那个还算比较重要的遗漏问题。

        “行了,别一套一套的,你们的套路多我知道。”泰坦古兽打断了张兮的继续言语,并直接拆穿了他的意图。

        “……”

        张兮沉默了。

        他在思考是不是要用就算人族没了,你兽族内部本身也会有纷争,有伤亡,帮助他,他可以反过来帮助它们建立秩序,维护稳定。

        “臣服就臣服,但我有一个要求。”泰坦古兽却是直接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