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在眼前的男人清澈见底的眼神下,初九思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她清了清嗓子,问道:

        “呃……。那个什么,小哥哥,你多大了?家是这里的吗?”

        听见问话,男子更笃定的认为,她肯定是头脑不清楚,或者是什么癔症。这种情况下,不应该想着,怎么逃出去吗?

        男子没有回答,可能是未经历过大的风雨的原因,心里的落差让失落的表情挂满了整张脸。

        初九思看着眼前的人儿,不解的问:

        “你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怎么看起来不高兴?”

        男子听见初九思的问话,慢慢的抬起了脑袋瓜儿,一脸痛心的望着她,回答道: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这地方呆久了,突然出现个大活人,心里挺开心的……。”

        初九思皱了皱眉,抬起了右手,碰了碰自己刚才被砸的额头,发现已经肿成一个大包。再联想一下,此时的处境,心里苦笑了一声。然后,说道:

        “我瞧着你这模样不像是开心啊……。”

        “刚才,是有一点开心的。可是你是个痴傻的,我怎么开心的起来?”男子不甘示弱的回答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