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远王大人悠哉悠哉的抱着双翅靠在山壁上,看着眼前这个略显聒噪的丫头,渐渐地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站在它对面的李十乐明显的感觉到了鸡远王的气场有些不对了。他想阻止一下初九思……因为他怕如果真的惹怒了那个家伙,他们俩会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他伸了伸手,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没等他开口说话,就看见初九思又是一副花痴般的模样,盯着自己的手……

        “十乐哥哥,你的手是真的好看啊。你们古代男子的手怎么会保养的这么好呢。这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指如葱根,手如玉笋……。我的天呐,越看越好看,好想咬一口……。”说着,初九思就弯腰靠近了李十乐的手,好似下一秒就会将李十乐的手吞进去一样。

        李十乐也搞不清楚初九思是真的瞧上了自己的手,还是在有意转移话题。他疑惑的看着初九思,没出声。

        鸡远王也没出声,在它的视线里,只能看见初九思弯着腰盯着李十乐的手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可它却不知道初九思脑袋瓜里在想什么。而且它觉得刚才初九思那几句形容手的新鲜词语用的很好,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虽然它的是爪子……。

        初九思实际上可没有她表现出来的这么淡定,这么花痴。觉得李十乐长相英俊帅气是真;喜欢他骨节分明,丰润白皙的手也是真;唯独她现在所表现出这幅胸大无脑的样子,是三分真掺着七分假。

        如果熟悉初九思的人,看到她此时这么认真的表情,那么一定也会同样知道她的内心有多么的慌张。

        “怎么办?怎么办?这特么是什么情况阿?这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鬼地方,遇见李十乐这翩翩少年,还以为是老天给她这个母胎单身十多年的人一场美丽的艳遇呢。结果,这特么的这只鸡是什么鬼?她阿,她现在一想到自己曾经吃过那么多次鸡肉,她就想狠狠抽自己两巴掌。这不会是自己做损了吧,这是因为自己太爱吃鸡肉,老天派来惩罚她的吗?难不成是要把她,,,?”想到这,初九思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起身子,大义鼎然的走到了鸡远王面前,大声的说道:

        “鸡大哥,我也不是什么扭捏的人。你就直接点吧。我也不跟你多说废话了,你给我来个痛快的。你就说你打算怎么把我吃了吧。是油炸,是清蒸,是红烧都行,就是让我死的时候别太痛苦就行。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么糟糕的地步了,我也不怕了,来吧,动手吧~。”

        鸡远王动了动庞大的身体,重新换了个姿势。像是半卧在石头上一样。它用一只翅膀支撑在了岩石上,另一只翅膀则是稍微的扇了扇眼前看不见的灰尘,然后对初九思说:

        “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把眼睛给老子睁开……。”

        李十乐……

        初九思摇了摇头,没说话。依旧闭着那双从她转过身面向鸡远王就没睁开的眼睛。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