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远王很无奈,它活了两百多岁了。就没见过这么外强中干的丫头。明明怕自己怕的要命,却还一副毫不畏惧的模样。也不知道该不该赞赏她一句……。

        初九思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对面那只鸡有手起刀落的想法。她悄咪咪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发现它闭着鸡眼,一动不动的好像是在休息一样。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阿。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眼睛睁了条缝盯着鸡远王的动静,初九思轻轻的挪了挪身体,两只手背在身后对着李十乐做出了一个逃跑的手势。然后,也不管他有没有看的懂。猛的一回身,没头没脑的一把抓起了李十乐那只几乎已经接近破烂的衣袖,就想往出跑……

        然后,

        “撕拉”

        耳边一声轻响……

        初九思瞧着眼前的轻飘飘的半只衣袖,硬生生的在俯冲前停住了脚步……,突然加速的惯性差点没让她一头扑倒在一米以外的那堆裹着新鲜的动物粪便的杂草里……。

        鸡远王慢悠悠的瞥了一眼初九思,又看了一眼李十乐,随即,冷哼一声,又眯起了眼睛。

        李十乐在震惊中张大了嘴巴,举起了有衣袖的那只胳膊,手指在半空中隔着空气,颤巍巍的点了点初九思,他看着她手中的衣物,哆哆嗦嗦的半天都没吐出一个字。

        而初九思自来就是个浑的,从小她就不拘小节,颇有些男子汉的气概。她觉得李十乐的反应未免有些过了。所以,她半调侃的开玩笑说道:

        “没事的,十乐哥哥。不过就是个衣袖而已。又不是将你整身衣服扯坏了。你这也太激动了。而且我不是有意的。再说……再说……你这样挺好看的。你看我,我们那的男的女的夏天都穿露胳膊露腿的衣服,因为谁都想把好看的身材展示给大家。”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