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思呆不住了……,可她不敢说话,因为怕打扰到“某只大人”的休息。

        可她实在是太无聊了。

        虽然不清楚距离那只鸡说它清净一下到现在究竟过了多久,可她心里估算着,怎么着也得有三、四个小时了。更何况,中途她还靠着岩石上的杂草小小的打了个盹呢。

        她睡之前看见鸡远王是那个半卧的姿势。而李十乐则是就近在一块平地上,盘腿坐了下来,好像也没有和初九思说什么的打算,直接就闭上了双眼。像闭气凝神似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醒过来以后,发现一人一鸡还是她睡着前的状态,一动未动。

        鸡,她肯定是比不过的。体格那么大,还能飞。那指定是有什么原因的。毕竟是颠覆了常识,没准它还会点什么特异功能呢。

        可李十乐这个大活人也几个小时一动不动,这就奇怪了。不累……吗?听说和尚诵经,或是道士修法,也会一动不动的静坐几个小时。可李十乐这个年龄,这么安静,也不太可能吧。会不会…………

        想到这,初九思立马动了。她在生活中一向是个行动派,只要头脑想到的她的身体就一定会做到。

        首先,应该先探探十乐哥哥还有没有气吧。

        她轻轻的抬起脚,几步就迈到了李十乐的身边。略微弯了弯腰,伸出一根手指就放在了李十乐的鼻子下。

        指尖感受到了均匀的呼吸,她又仔细的盯着他的胸膛看了半晌,确认是有些细小的起伏的。才将身子站直。可她依然没有离开,而是将目光继续定在了李十乐的身上。

        她从李十乐的头发一直看到了盘着的腿。又从他穿着衣服的左侧看到被她扯坏的那一边所裸露出的胳膊。一边边看还一边点头,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偶尔还抿嘴轻笑一下。

        在初九毫不遮掩的注视下,李十乐的脸颊上慢慢爬上了一丝可疑的红晕。初九思觉得好玩,她突然发现男孩子害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于是,本着想逗弄他的心理。初九思又弯下了腰,想故意凑近一点看李十乐。然后,她就发现李十乐的脸上,不仅红云遍布,就连耳朵尖都开始发红了起来……。初九思闷笑了几声,伸出手指,想要点一下他的脸。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