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您知道娑婆河的位置吗?而且,进去娑婆河后,我们应该往哪个方向走?这里没有手机没有指南针,无法辨别方向。不能随缘飘着啊。您有什么办法吗?”初九思诚恳的问着。

        鸡远王摇了摇头,回答道:

        “我虽知道娑婆河在哪里,可我并不知道进入河流应该去哪个方向。这里永远都是白昼,所以现代世界里的太阳东升西落不适合这里。或者可以这么说,这里没有方向可言。所以,你们如果要去娑婆河,那么到了河面以后,只能听天由命了。”

        初九思……

        李十乐……

        鸡远王一看两个人露出这种呆滞和茫然的反应,就气不打一处来。它嚷嚷道: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哎呀,你们俩也不用害怕啊。娑婆河虽然是条河。可河里什么都没有。你们不会有什么危险。顶多飘着飘着又回来了。只要带上足够的果子和菜,还是可以多飘一段时日的。去吧,去试试。趁我没改变主意吃你们之前。能走赶紧走。

        初九思听完了鸡远王大人的意见后,沉寂了好久。

        李十乐和鸡远王都没有催促她,他们知道初九思肯定是在理清这件事的头绪。

        论起功夫和体力,她小姑娘家家的肯定比不上。但是论头脑,她在他们这一个古代人和一只单纯的鸡面前,那可真是显得太绰绰有余了。

        初九思也果然如那一人一鸡所想,在回忆她从晕倒到醒过来,再到鸡远王所说的异点以及四十其二这整件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