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十乐被鸡远王这么一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他仔细的想了想,自己是不是最近真的变得记不住事,或者是忘性比较大……。他为了确定一下自己的头脑是否已经变得不清楚,就在心里默念着平时看的文章……

        “天命之谓性,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念着念着就念出了声音,与之匹配的还有古人朗诵文章时特有的习惯——摇头晃脑。

        鸡远王没搭理李十乐,正望着洞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初九思就好奇了,她挪了挪步子,歪着头,竖起耳朵,想听听李十乐到底在叨咕什么。仔细辨别了一下,大概是什么仲尼曰,君于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

        初九思听到这几句,就摇了摇头。表示不是很感兴趣。李十乐嘟囔的那些,听起来很晦涩难懂。大概是什么文言文一类的。也不清楚这个节骨眼,李十乐念叨那些有什么用。索性,不搭理他。转过头问鸡远王:

        “鸡远王大人,您知道有什么吃起来,脑子不会发傻的果子和菜吗?我不想吃那个不言豆,我怕和十乐哥哥一样……。”

        “一样什么?”鸡远王疑惑的问道。

        初九思犹犹豫豫的,又走近了一步,轻轻的说:

        “一样的傻乎乎。不知道十乐哥哥在念什么。你刚说吃那种果子会让人头脑不中用。他就仿佛被按下了开关一样,嘀嘀咕咕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